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科学 > 正文

观影有感|潘致衡:《误杀》,诛人心

体育网 2020-02-11 03:14

作者:潘致衡

不得不说,陈思诚在国内商业片导演的范畴里对热点和人心的把握屈指可数。

他监制的《误杀》于2019年12月悄然间跃入我们的视线,并随着时间推移,口碑发酵,在拿下不菲票房的同时,引起了广泛热议。

这部犯罪题材翻拍自印度电影《较量》,最早的一版是由导演吉图·乔瑟夫自编自导的,而我们最熟悉的一版则是2015年的《误杀瞒天记》。新人导演柯汶利在将该片本土化后,进行了再次创作和改编,才有了《误杀》。

此片相较于原著,在篇幅上进行了大量的压缩,删除了原作中大量的生活细节刻画,加入了更多的戏剧化冲突。平民与权贵的冲突;法律与亲情的两难;子女与父母的隔阂;真相与人心的衡量俱在其中。

片中也为情感找到了踏实的落点,双方家庭你死我活溯其本源,均是其对子女破碎而无限的爱护之心。立场本无对错之分,然行事终有善恶之别。

电影《误杀》剧照

故事被“架空”在泰国一个城镇内,由肖央饰演的男主角李维杰,他的女儿平平在被当地公安局长的儿子素察强奸后并录下视频威胁,在争执中错手将其重伤,因为害怕报复,于是一家人想方设法的掩盖此事,并造成素察的真正死亡。作为父亲的李维杰,出于保护家庭的责任,凭借自己多年资深影迷的观影经验与警方权贵阶层展开了一场精彩的斗智斗勇。随着剧情的展开,一些导演对于对于社会问题的探讨一一呈现在我们眼前,尤其是警察局拷问时谭卓与陈冲对抗的那几句台词,“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就是个禽兽”,这让小编不禁想起了前段时间发生的14岁男孩杀死10岁女童并抛尸的事件。一名含苞待放的少女,被陌生男孩杀害,其原因竟是强奸未遂。事后男孩家长还帮助隐藏真相乃至抛尸!这种惨无人道、丧尽天良的事情难道不比片中女孩的遭遇悲惨上千万倍?回到影片,里面有三个片段让我很是感慨。

其一,李维杰本身是个小人物,信仰佛教且乐善好施,曾在电影中两次布施。然而在第二次却被僧人拒绝,理由是“无相布施,方得无边福报”,我对此的理解是“临时抱佛脚,佛也不会救你”。或是说“如果用心拜佛,不为功利,当得因果回报。”

当信仰与自身的行为互相违背时,李仍然选择了不改初衷,这一点侧面体现出李为了家庭背负罪恶之身的决绝。这份决绝在对上警察局长拉温母爱似海的疯狂时,显得更加立体,也更加感人。

其二,很多人对结尾处李维杰的投案自首抱有异议,认为多此一举,前功尽弃。

并归咎于“过审无奈”之上。在原著里,主角一家杀人藏尸,做的天衣无缝且功成身退,也确实解气合理。但细细思索,片中的李维杰本是孤儿,家庭是他唯一的依靠,在与女儿的沟通出现问题后,他意识到却无法可施。

电影《误杀》剧照

作为一个父亲,在事情发生时,他毅然决然地顶在前面,一方面自是为了保护女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并在女儿的心里重新树立形象,挽回信任。诚然,事情在他的苦心经营下顺利解决了,仇人一家倒台伏法,公众舆论也站在他那一边。但是,李维杰却始终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你骗得了警察,骗得了公众,但你骗得了家人,骗得了自己的良心吗?

其三,影片结尾时,记者询问一向支持李维杰的恩叔对法律判决前的观点时,深知内情的恩叔(不愧为老戏骨),挤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神态。对与错,人与天,正与邪,情与仇,皆在那一念之间。

有人会说,李维杰的投案自首是为了平息民怨、扼制事态的继续恶化。

电影《误杀》剧照

我宁愿相信,这是李维杰对女儿的另一次保护,保护她内心深处的那抹纯净之地。他要告诉她,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守恒的,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并给女儿在“无私奉献、挺身在前”的基础上再树立起一个“充满正义,敢作敢当”的父亲形象。这是对女儿的救赎,对全家的救赎,也是对自己的救赎。这让人不禁和一部印度电影《一个母亲的复仇》作比较,也是子女受到侵害,父母愤而复仇的故事,然而其中立意却相差不止一筹。前者的母亲为了复仇化身成魔,而后者的父亲最后却为了爱立地成佛。

电影终结时,全场无人起立,俱在流泪以及思考,此情此景,在《我不是药神》后实属少见。

电影《误杀》剧照